“内部运作”商铺4年还没影 700多万购房款打水漂?北大青鸟中博
安阳房产
安阳信息港-安阳信息港欢迎您!
采集侠
2017-11-24 10:47

  邓宗林所指的围墙里面,本来早该交付的铺面,4年过去还是一片废墟。


  “购买合同在手,但4年过去,我们花700多万元买的房子,却还是一片废墟。”9月1日下午,小经营户许昌玉等11户人,站在一片空地前,满脸愁容。


  他们身后那片位于成都新都区斑竹园镇五一街的区域,4年前曾有人向他们描绘热闹商业街区的场景。11户人经人介绍,花了700多万元买下一排铺面。如今,4年过去,这里仍是一片废墟,曾经手签合同的人也在不久前失联。
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当地公安经侦部门已介入侦查,并抓获了涉嫌合同诈骗的嫌疑人。但是,许昌玉等人疑惑和担心的是,当初盖了公章、公职人员经手的那份合同,到底还算不算数?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,还能不能拿回来?


  男子称老街要改造 可内部运作“买铺面”


  1日上午,铺面购买者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4年前买铺面的经过,称直到前几个月,他们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。


  家住金牛区天回街道的邓宗林说,2012年,有朋友告诉他,离天回不远的新都斑竹园有一处老街要改造,当地一位姓吴的男子“消息比较灵通”,说可以“内部运作,买到好铺面。”


  手上有点闲钱,想搞点投资的邓宗林,随后找到这位吴姓男子。对方带他去斑竹园镇的五一街看了看,说这街上的供销社等老房子要拆,要打造“后街廊桥”商业项目,在河上修一个类似都江堰南桥的跨河廊桥,这里口岸好位置好,买个铺面很划算。


  邓宗林和老婆商量后,决定买下其中的两间铺面。并于2012年12月11日签订了合同。合同显示,他买下了斑竹园镇斑竹园社区五一街B3-B7其中2间,交房后摇号确定,产权是房产国土双证,面积43.2平方米,邓宗林付了85万元。和邓一样,刘华成等10户人也以不同价格在此买下了铺面。


  记者查看这份买卖合同,并非制式有备案号的购房合同,而是一份《成都市新都区斑竹园镇旧城改造项目拆迁房买卖合同》。最后落款的甲方签名是“李贵海”和“张帆”,分别是时任斑竹园镇旧城改造管理办主任和分管副镇长的名字,盖的公章是“斑竹园镇旧城改造办”。


  邓宗林等11户人向记者透露,当时买的时候,吴姓男子说这些铺面,通过“内部运作”有10多间对外销售,买了以后不要声张,“不然对领导不好交代”。  


  收款人是社区干部 合同并未当面签字


  根据当事人提供的相关单据,这11户所花购房款共计720万元,每户的合同均和邓宗林的一样。不过,其中也有值得注意的细节。


  记者发现,在签盖有“斑竹园镇旧城改造办”公章的那份合同之前,每户在当年12月前,还先签了一份商铺房屋转卖合同,出卖人叫梁国伟,当时的身份是斑竹园社区干部。邓提供的85万元收条,收款人也是梁国伟。后来,又签了盖有镇改造办章的那份合同,买卖合同和收据都盖了斑竹园镇旧城改造办的章。当时签合同的时候,双方并未当面签字,而是乙方签字后,由梁国伟拿走,说拿回镇上去盖章签字。而后,甲方签字和盖了红章的合同原件拿回,给了买家一份并收款给收据。


  按照合同约定,邓宗林他们购买的这些铺面,应该在2014年12月31日前交付使用。但是,2014年底他们去现场查看,发现老房子只拆了一部分,所说的新临街铺面连个影子都没见到,旁边的跨河廊桥修了一部分后,也处于停工状态。


  许昌玉等人着急了,赶紧找到梁国伟和吴姓男子询问是怎么回事。对方说工程进度出了点问题,延期交房会补偿。


  2015年,对方分两次给铺面购买人每月2400元的过渡费,上半年总过渡费用为23.58万元。据当事人透露,拨款账户是一个公司账户,相应的过渡费发放清单盖的是“镇政府和镇旧城改造管理办”的红章。


  因为2015年如数发放了过渡费,大家也没什么意见。但到了今年4月,该发的过渡费没有发放,他们再去找梁国伟,才发现对方失联了。吴姓男子则说,他只是介绍人,不是经办人。


  直到这时,大家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。


  【镇长回应】


  公章真假和合同问题“无法回答,以公安侦查为准”


  随后,邓宗林等人找到斑竹园镇政府,接待他们的一位镇主要领导的话让大家大吃一惊:“凭多年的经验和判断,这是一起典型的合同诈骗案,你们马上报警!”


  据了解,新都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将梁国伟抓获,检察机关批捕程序也已完成。